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opforeign--英语教学互动博客

点拨技巧、少走弯路、豁然开朗、 疑难咨询、有问必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帖)“名将之花”凋谢在黄土岭上  

2009-07-04 13:32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二天,阿部规秀率领日军进至银坊镇,见老百姓大都转移了,又急又恨的他便命部队放火焚烧民房,整个银坊镇顿时火光冲天、浓烟翻滚。

两次扑空后,仍不死心的阿部规秀率领日军于11月6日,由银坊镇向北进行搜索。始终尾随在敌后并监视敌行动的我八路军二团,见日军前行不到5华里,突然向一条沟里钻去。团长唐子安便令段志清带领二营继续尾随跟踪。为了更有效地监视敌人,段志清让侦察组的同志,全身绑上毛草,分别在南北两面的山坡上尾追敌人,密切监视日军的动向。

阿部规秀率部走到山沟尽头停了一会,便爬上山坡沿着崎岖小道,直接向黄土岭奔去。段志清马上将日军的这一动向迅速向上级作了汇报。分区司令员兼政委杨成武认为:这是利用黄土岭一带有利地形伏击日军的难得机遇,便立即着手进行战斗部署。

黄土岭坐落在一个大山坳上,东面有一条七八里长的深沟,住在这里的十七八户人家,早已撤离。晚间,阿部规秀把指挥所设在村里。日军则在村北的山头上解下行装,搭起帐篷进行宿营。

分区所属部队接到命令后,乘着夜色对黄土岭的日军展开了围歼行动。一团、二十五团在黄土岭东面的寨坨、煤斗店一带部署,卡住了敌东进的道路;三团在黄土岭以南部防,控制了该地所有的制高点;二团则在黄土岭西北设伏并堵死了敌人的退路;一二○师特务团也被部署到三团所在位置,随时准备投入战斗。就这样,在敌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,我军一夜之间便完成了对黄土岭日军的包围。

11月7日,天空飘着毛毛细雨,浓雾笼罩着群山,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紧张感。上午8时左右,日军整队出发,继续向东行进。走在队伍前面是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敌人,后面则是打着太阳旗的步兵,他们肩上扛着带刺刀的三八枪,迈着大步,脚下发出“呱哧呱哧”的皮鞋声,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。

9时左右,日军进至下庄子后,发现东边山口上有八路军防守。阿部规秀立即令日军一个中队,迅速占领路旁高地,连续向山口发起攻击,但一次次都被防守在这里的一团和二十五团官兵打退了。见东面部队和日军交了火,埋伏在西南两面山上的二团和三团,立即组织所有枪械向日军猛烈扫射。

在强大火力的压制下,日军很快便退缩到了山沟里。阿部规秀见势不妙,慌忙指挥日军占领上庄子、下庄子两边的小山包,并拼命组织反击。

下午,3时整,我伏击部队全面发起攻击,一团、二十五团从东面迎头杀出,二团、三团从西南北三面合击过来,把日军团团围在上庄子附近约100多米宽的山沟里。我军100多挺机枪从各个山头一齐向沟中扫射,分区炮兵部队也连续发射炮弹,整个山沟顿时被弹片、碎石和浓烟所覆盖。

战斗打响后,易县、涞源、满城、唐县等地的基干自卫队,也纷纷赶来参战。当地群众也给部队送水送饭,运送伤员。在地方武装和群众的大力支援下,我军士气高张、愈战愈勇。

日军在阿部规秀指挥下,依仗其雄厚兵力和优良武器,反复向我寨坨阵地发起冲击,遭到强烈反击后,便开始掉头向西,妄图从黄土岭突围,逃回涞源。他们用两个大队的兵力对段志清二营的防守阵地,接连不断地发起攻击。段志清发现数十名鬼子竟然冲上了五连防守的山梁,他立即带领七连赶去支援。刚进入五连阵地,段志清就大喊:“同志们,狠狠地打,要把敌人坚决打下去!”战士们一看营长来了,个个精神抖擞,不少同志从工事里跳出来,端着枪直接向日军进行猛烈扫射,打得敌人连滚带爬,纷纷溃退。

傍晚时分,日军又向二营阵地发起冲击。他们摇晃着太阳旗,在强大火力的掩护下,像一群发疯的野兽咆哮着往上冲。段志清告诉大家:“为了节省子弹,等敌人靠近了再打。”战士们爬在战壕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敌人。当敌人距离阵地只有40米时,“打!”随着段志清一声令下,顿时,机枪、步枪一齐向敌人猛烈射扫,手榴弹也在敌群中不断开花,冲在前面的几十个日军,纷纷倒在血泊里,后面的日军吓得狼狈逃窜。仅这一天,段志清就指挥部队打退了日军的7次冲锋。 当晚,段志清组织小分队不断对敌人进行骚扰。深夜,他又派五连副连长带一个排,顺着一条沟摸下去侦察敌情,发现沟底有10多头牲口驮着弹药箱,便卸下了20多箱子弹往回扛。被日军发现后,副连长令一个班阻击敌人,其余人员扛着弹药往回跑。

日军如惊弓之鸟,为了壮胆,机枪、小炮一直打到天明。

8日上午,一阵炮声过后,敌人又派一个大队向二营阵地发起猛攻。日军指挥官举着明晃晃的战刀,嘴里“呀呀”地嚎叫着,命令鬼子往上冲。段志清指挥全营拼命往下打,敌人尸体越积越多,二营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。这天,日军共向二营阵地发起了6次攻击,但二营就像一颗钢钉牢牢地钉在阵地上。伤亡惨重的日军,此时才真正领受到八路军的厉害。

阿部规秀的指挥所,设在下庄子附近一个独立院落里。一团团长陈正湘在观察时无意中发现,有两个挎战刀的日本军官和几个随员,正举着望远镜向793高地观望。

陈团长料定其中必有日军的“大人物”,当即命令炮兵连迅速上山,想尽一切办法把独立院落摧毁。炮兵连长杨九祥带人上山,经过一番观察和目测,经验丰富的他胸有成竹地说:“直线距离约800米,在有效射程之内,打掉院子应该没有问题!”在杨连长的指挥下,随着一声巨响,4发炮弹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全部命中目标,正在指手画脚的几名敌军官在爆炸声中应声倒地,连旁边那条狼狗也被炸裂了肚皮。事后得知,阿部中将就是在这次炮击中,右腹部和双腿数处负伤,因流血过多而毙命。 日军失去了指挥官,极度恐慌。翌日,便抬着阿部尸体,向黄土岭拼命突围,在我军的无情打击下,日军随着一次次的失败,反扑的气焰开始减弱,战法也乱了,最后不得不收缩兵力固守待援。入夜,日军兵力只剩下七八百人了。由于我军各部之间联系困难,不便乘夜攻击。杨成武司令员命令部队固守已有阵地,同时派出小分队袭扰、疲惫敌人,准备在拂晓发起总攻,全歼残敌。

9日凌晨,突然飞来5架敌机,它们在黄土岭上空盘旋侦察了一圈后,投下7个降落伞,上面除了吊着弹药、干粮外,还有可能是派来指挥黄土岭残敌突围的人员。分析这些情况,段志清估计当天会有一场更激烈的战斗,他要求各连补充弹药、抢修工事,充分做好战斗准备。然而,这天的枪声却出奇的稀疏,日军也没有组织任何冲击。到了下午,团长传达了杨司令员指示,原来情况发生急剧变化,日军已组织了2万多兵力,正分5路向黄土岭合击而来。为了避免部队伤亡,我军决定撤出阵地向唐河南岸转移。

黄土岭战斗,是晋察冀军区继雁宿崖歼灭战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。这一仗共歼灭日军900多人,缴获满载军用品的骡马车200多辆,火炮5门及大量枪支弹药,更可喜的是击毙了日军阿部规秀中将(事后得知)。阿部规秀是当时日军侵华战争中在战场上丧命的第一个高级将领,也是八路军在华北战场上第一次击毙的日军中将指挥官,在中国人民抗战史上也是第一次。当时,日本《朝日新闻》以“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”的通栏标题,连续三天刊登悼念文章。这家报纸说;“自从皇军成立以来,中将级将官的牺牲,是没有这样例子的。”阿部规秀的骨灰送回东京时,日本“帝都降半旗致哀”,“以高龄的柴大将为首,杉山大将、东防司令官稻叶中将、代理陆军大臣中村以下各位将领到车站持悼旗致哀”,可谓“哀荣”至极!

事后,党中央、八路军总部和全国各地的友军、抗日团体、著名人士,纷纷拍来贺电。全国各地报纸也先后报道了黄土岭的战斗经过,刊登祝捷文章。就连一向诬蔑八路军“游而不击”的蒋介石,这回也给朱总司令发来电报,表示“杀敌英勇,殊堪奖慰”。

摘自:《文史天地》2006年第4期 作者:周鹏 (本文来源:网易历史 作者:周鹏) 谌旭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